全国服务热线:400-123-4567

20岁少年用水葫芦造环保家居 杨浦“男神女神”

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9-03-09 15:37 浏览:

  20岁,一个刚上大二的学生,对于创业来说未免过于稚嫩,而邹泽文已经经历了4年艰苦卓绝的创业之旅。

  “今天在中国,室内污染已经严重影响到人们的健康,而室内污染的一大源头就来自于人造板粘合剂。人造板企业绝大多数都是中小型企业,他们无力负担国外价格高昂的粘合剂,只能昧着良心使用劣质有毒有害的粘合剂。”为什么不能研发一款成本低廉、无毒无害适用于中国企业的粘合剂呢?

  要让中国每一家企业都用得起中国自己研发的无毒无害的胶水,中国每一个家庭都能用上无毒的装饰材料。抱着这个想法,2014年,还是同济一附中一名高中生的邹泽文开始没日没夜地在实验室里埋头研究。传统的粘合剂一般只用来造砖头,邹泽文尝试让它和植物纤维进行混合改良。“当时上海的水葫芦特别泛滥,我就想到了以水葫芦作为原材料,融合粘合剂进行改良。”实验成功以后,他又继续试验出桔梗等更多可作为原材料的生物质固体废弃物。

  2016年,粘合剂初步研发成功,因其无毒无害的特点荣获了中国技术市场最高奖项jin8,邹泽文代表中国参加了国际青少年科技博览会,向世界介绍了中国人自主研发的粘合剂。“我们的第一家工厂开在内蒙,看中的就是当地大量废弃的向日葵杆子,我们把它们收集起来,做成板材。”如今在广东省特色小镇古竹镇的所有木屋用的就是这种板材。

  今年,用这项粘合技术所制备的板材已通过了国内外专业检测机构的检测,如德国Tuv的无醛测试,并与国商投,国家扶贫产业园达成了战略合作。“我们的无毒板材都是以和劣质板材持平的价钱卖给中小企业,让他们可以直接生产盈利。我们当然可以高价卖,但那样便又变成只有大企业才用得起,这项技术就得不到推广。”

  由于售价低廉,而研发投入成本高,公司虽已经获得200多万投资,但一直处在亏损状态。“我们从2015年开始在上海建厂,期间一直是到处搬,从奉贤到浦东,哪里有政策优惠就到哪里。”就在比赛前一天,公司又要搬到新地方了,这个憨厚的男孩不好意思地说自己还不知道新地址在哪里。目前公司团队一共有10人,5个学生,其他都是一些年龄较大、有经验的创业者,其中还有一名60多岁的老工程师。“前三年我们都在专心研发,今年技术已经完全成熟,可以真正推向市场了。”

  小小年纪创业,这期间曾有很多人对邹泽文说,这项目来钱太慢,风险太大,做不起来的。“我不知道这个项目能不能赚钱,但我知道只要项目做起来了,中国本土的企业就能以低成本自主生产无毒无害的板材,中国每年因室内甲醛诱污白血病患儿会少上万人,因室内污染造成的儿童先天残疾或死亡会少十万人,这是我做这件事的初衷,所以即使四年亏损我依旧坚持到了今天……”

  去年四月,陈婕辞掉了在美国硅谷Google总部的人工智能工程师职位,毅然回国。她是因为在美国技术圈受到的不公正对待而离开的,回国后一直郁郁不得志,虽然在一家外企找到了待遇不错的工作,但家中父亲却一直希望女儿能继承父业。

  “我们家是做服装生意的,爸爸当年也是自己一手创业,做酒店工装。”虽是家族生意,但从心底里,陈婕对服装行业是排斥的。“从小听爸爸讲面料、成分、版型,这些我一点都听不进去,也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去懂。”在她看来,服装是个“夕阳产业”,而她过去在硅谷做的是自动驾驶人像识别技术,两者似乎存在天然的“代沟”。

  就这样与爸爸僵持了半年,后来她在偶然机会下接触到了上海归心谷创客空间,并在后者的启发下获得了可以把人工智能应用到服装行业的创意。“传统的服装定制量身需要手工测量或者采用大型的3D扫描设备,而我们采用每一人都有的毫无使用门槛的智能手机进行拍照量身,用户只需要利用手机拍摄一张背面照和侧面照就可以轻松获取自己的三围、肩宽、臂长等体型数据,误差在2cm以内。”这是未马智能研发的入门产品Pixure手机,这项产品可以广泛应用于需要大批量要去测量人体的团装定制服装企业。

  人工智能的核心竞争力在于算法和数据。“我有人工智能算法的专利,而父亲把从事了20多年服装行业、耗费毕生心血累积的所有人体数据全部给了我,两者结合发挥了很好的作用。”今年,陈婕的团队启动了第二阶段的服装定制自动变版系统的研发,采用了极为复杂的神经元算法。“当Pixure采集到人体数据后,系统将自动识别该用户的体型大类和身型缺陷,并在设计师所提供的基础版型上做自动变版,再也不依赖于打版师的手工变版,大大缩短服装定制的周期。”

  满足了父亲的心愿,又延续了自己的专业,陈婕说,现在从事的就是她最喜欢的工作。“你把赢得女神冠军的消息告诉爸爸了吗?”“第一时间就说了,我爸不相信,他说我跟‘女神’不沾边儿,他就是老爱损我……”这个帅气爽朗的女生笑着说。